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米阳光的博客

既慕竹耿直品性,又羡其闹中取静,亦动亦静,亦庄亦谐。

 
 
 

日志

 
 

该同情谁  

2007-04-13 22:37:57|  分类: 杂花生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该同情谁

    老徐即那个人淡如菊静如蕾的徐静蕾,她说同情有时只是一个善意的借口,其实是为了提醒自己的善良.这话有点道理,但我很同情一个可怜的女人委实不是刻意装出来的那种善良。  

    这个女人大约50来岁,干干瘦瘦的,皮肤由于长年缺乏基本的护理皱巴巴的,呈黄黑色。她经常穿着破旧的衣服,穿梭于小区附近的垃圾站间。她走路风风火火,时常大着嗓门与其他拾破烂、收破烂的女人发生争执甚至撕打。拾破烂对她来说并非是她的工作,但确切地说她却当成了事业,她与同行们的争吵和撕打是为那可怜的收入能够稳定进帐。丈夫是单位里的锅炉工,收入也不高,他们含辛茹苦地供养了一对儿女上了大学。

    我清晰地记得多年前她的女儿见到父亲单位里的同事时的表情,她使劲拽着母亲的衣袖,匆匆地从我们面前走过,眼里是执拗与羞愧。一个拾破烂的粗俗母亲令她难堪,令她伤了自尊,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离家的迫切,她终于考上了大学。

    她的儿子和女儿一样,小时候也忍受着周围同学朋友异样的目光,也时常帮母亲捡些旧瓶子、烂塑料等回家,也一样见到熟人匆匆而过,也一样眼里装满执拗与羞愧。他也通过努力考上了大学。

   今年冬天,儿子放寒假回家了,母亲继续拾着破烂,为儿子凑学费。那天下雪了,母亲仍然按时上班,“克尽职守”。雪地里到处是兴奋的人群,大家享受着雪花带来的清新空气,也享受着雪花带来的快乐。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声音听上去很动听,而她根本无心留意雪花,她低着头用木棍在垃圾里拨拉,还不错,找到了些瓶瓶罐罐,她一阵惊喜。这时她看到一双脚,一双小伙子的脚,一动不动,她抬起头来,竟然是儿子。儿子直直地盯着她,像是盯到了她的骨头里,她觉得身上发冷,头皮发麻。这时儿子扑通一声跪在了雪地里,“妈,别捡了。”她一阵错愕,呆住了。

     十几年了,她靠自己的一双手在垃圾里刨出了家里的吃喝用度,刨出了儿女上大学的钱。而一对儿女始终不理解她,羞于在同学朋友面前谈起她,他们觉得她粗俗、小市民,甚至一定程度上看不起她。她不在意,她希望自己的劳动能换来儿女的幸福。

    我同情她,但我更敬佩她,她没有被贫困压倒,始终挺起瘦弱的脊梁活着。而小区里另一些女人,整日游手好闲,不是打麻将就是打扮成轻浮的模样挣另一种钱去了。有时候我看到她风风火火地从我身边走过,常在想一个女人活得不象女人是不是一种悲哀,她是否忘了自己是一个女人呢?仔细一想,不免哑然失笑,一个时刻想着儿女幸福的母亲能不是一个伟大的女人吗?难道她的儿女们感受不到母亲那颗朴实无华、金子般的心吗?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