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米阳光的博客

既慕竹耿直品性,又羡其闹中取静,亦动亦静,亦庄亦谐。

 
 
 

日志

 
 

芒鞋竹杖轻胜马  

2008-08-28 00:05:11|  分类: 散文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料之外,8月16日游风景秀丽的小南川、绿萌蔽日的野荷谷。

         意料之中,带着双重遗憾踏上征程,一是没带相机,二是穿着凉鞋。景色怡人却没能留下倩影,岂不枉走一遭?行万里路但无好鞋垫底,怎堪探险寻幽?

                                                             一

       小南川位于凉殿峡和二龙河之间,为南北走向的峡谷,风光秀美,景色怡人。

       与小南川初次相识在2002年国庆,金秋时节,小南川像是一幅美丽的水彩画。入口处郁郁葱葱,顺着林荫小道前行,走入了落叶阔叶林和常绿针叶林交织的地域,树叶有黄、红、绿三色,层林尽染、姹紫嫣红,分外妖娆。枯黄的树叶铺满了幽静的树林,像踩在金黄色的地毯上,咯吱咯吱、松松软软的,爽极了。河谷里传来流水淙淙奏出的生动音符声,还有时断时续、婉转动听的鸟鸣曲,我终于抵挡不住诱惑滑到谷底,由于石块湿滑不易行走,只能再爬上主路,但泥土松软,抓住藤条时失去重心,差点把导游也“带到沟里”。

        有人说“好景也怕走二遭”。但第二次走近小南川,还是满怀期待和憧憬,希望能走到小溪的尽头,深入了解小南川,深切感受它的魅力。

       与6年前不同的是,为了让游人近距离亲近小溪,谷底正在修建的人工石板路已曲曲弯弯地通向了远方。一行人在林间小路没走多久,就由“地上”转入“地下”,踏上了沿小溪铺就的湿漉漉的石板小路。

        同行的袁说“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你们可要小心啊”,“穿着凉鞋,不湿也难啊”我回应道。张说“湿鞋不要紧,莫'湿'身就好”。 一行人说说笑笑,原本安静清雅的小溪似乎也被感染,叮叮咚咚,活泼地弹奏出欢快的音律,吸引着我们勇往直前,甚至顾不上关注周围的亭亭野荷花、直直红桦树、葱葱艾草丛。人多受阻处,才抬起头来眺望一下远处的山峦,摘一朵艳丽的小花,用手掬一捧冰凉的溪水,嗅一嗅红彤彤的野果,尝一颗饱满的松榛,吼一嗓招狼的咪吗啊。遇到风景秀丽处,大家拥堵在并不宽畅的岩石上,扔掉往常的羞涩,拉住带相机的老领导,留下瞬间的永恒。

        路窄处,看到两位同事的鞋跟比我的细多了,暗自庆幸“走这样的路,她们比我费劲多了。”在斜滑的石板上深一脚浅一脚,左摇右摆地跨越、跳跃,仍无法阻挡我喜悦的心情,情不自禁地小声低哼“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带着我走向遥远的地方......” 过一块大石头时,袜子磨破了,开始隐隐地担心鞋子“是否给面子?”

        走了约三分之二的行程时,看到前面的邵风摆杨柳、袅袅婷婷,好心提醒她“你还好吧? ”话音未落,我左脚一滑,鞋带断了。没有沮丧和难过,我竟然大笑起来,同事贡献了一根皮筋,我把它套在鞋上,居然能凑和,只是走一段路后皮筋会滑脱,我便蹲下来把它重新固定一次,也不在乎游客们惊奇的侧目观看。

       艰难前行了约半小时后,终于听到轰隆隆的巨响声,早有人雀跃欢呼“快到了”,这时小溪由先前舒缓柔美的小夜曲变成了气势恢宏的交响乐 ,河水哗哗地倾泄在岩石,溅起无数个晶莹透亮的浪花,似“卷起千堆雪”,不远处“瀑布挂前川”,串串水珠迸发出激情和热情。终于走到了小南川的尽头,看到了传说中的瀑布,虽然眼前的瀑布只有十几米的落差,没有黄果树瀑布的宏伟壮观,没有尼亚加拉瀑布的大气磅礴,但它真实鲜活地激荡着我的心,“清泉石上流”的秀丽内敛令人心生爱怜。这时候,那个劝别人“莫失身”的张一不留神,滑到在溪水里不幸“湿了身”。

       返回途中,迫切地走上林间小道,一路高高低低、跌跌撞撞地走了15公里,终于回到停车场。

                                                        二

       饱餐一顿土豆宴后,怀着对野荷谷的同样期待和憧憬,继续穿着这双不“撑面子”的鞋走近了野荷谷。

        听说野荷谷的路平坦好走,心里踏实了许多。把皮筋绑在鞋上,已比以前固定得好,基本不影响我走路。一路的观景赏荷,一路的欢声笑语。野荷花与我想象的大不同,周敦颐笔下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也曾欣赏过雨中含苞待放、娇艳欲滴的荷花,拍摄过骄阳炙烤下倒立湖中、带羞含赦的莲子,凝视过飘浮水面亭亭如盖的荷叶,但未曾见过这深沟野谷里粗枝大叶、昴首挺立的荷叶,黄色串珠般繁盛茂密的荷花,它们挤挤堆堆,张扬自在,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由于路途遥远,已有同伴行到一半便折路而返了,但我还是执着的期盼能见到山谷深处的野荷谷。对木板上的禁令装作不见,我摘了一片荷叶,搭在头顶,遮挡时隐时显的阳光。天气并不热,微风在林间吹过,轻柔温和,不知名的绿树、野花、野果缓缓地向后闪去,空气中弥漫着乡间特有的泥土清香味。

       脚下的土路但还算平坦,担心还是不时地在脑海中盘绕。走了约5公里后,终于看到石碑上“野荷谷”三个大字,碑旁有一个小凉亭。一大片野荷花映入眼帘,刚想紧走两步,“啪”的一声,右脚的鞋带应声而断,我再也大笑不出来,无奈地苦笑一下,这次到哪里找皮筋,何况右鞋与左鞋断裂部位不一样,远比左边难以固定。把眼镜袋的细绳抽出来,绑在右脚上,屐拉着鞋走上小桥,走近荷花谷,面色暗淡地拍了两张照片,就悻悻而返了。

       像来时那样返回已属奢望,只好爬上路边的农用车,看着正往野荷谷方向走来的游客惊奇的表情,感受着坐农用车兜风的兴奋,想着返回固原后立即买双鞋的事,不知不觉地跑了几公里,忽然听到车主喊“下车了”,失望再次浮现在心头,还有一公里多的路怎么回去啊?好心的同事想起红军穿草鞋爬雪山、过草地,灵机一动,到路边拔了一根韧性还不错的藤条递给我,凉鞋即可变成草鞋。芒鞋竹杖轻胜马。红军战士不怕吃苦、不怕困难的大无畏精神激励着我,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影响着我,把藤条绑在右脚上,又找了根木棍扶着,满脸笑容地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完成了野荷谷的艰难之旅,迎来了胜利的曙光。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