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米阳光的博客

既慕竹耿直品性,又羡其闹中取静,亦动亦静,亦庄亦谐。

 
 
 

日志

 
 

露天电影  

2009-01-11 21:25:24|  分类: 杂花生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如梭,流年似水,许多记忆已太久远,以至于想起时似乎有些模糊,然而当重新拾起品味时,却发现它竟是那么甜蜜,那么温馨。

       那时候,农场的文化生活极其贫乏,能有电影看就很满足了。听到广播里“今天晚上7:30在场部放电影”的声音,家家像是过年似的,每个人脸上都是灿烂的微笑,“一会儿去场部看电影吗?”“什么电影?”“《苦菜花》”“当然要去了。”“那早点去,省得占不到好位置。”

        而最高兴的要数我们这些孩子们,在大人脚下绕来绕去,欢快地飞着,像小鸟一样唧唧喳喳,“我也去,我也去。”宽容一些的家长点着孩子们的鼻子“去吧,去吧,但把脏衣服换了再去。”严厉一些的家长则呵斥着“把柴火劈了,把鸡喂了再去,干不完别去!”孩子已飞跑回家,迅速地干活,迅速地扒啦两口饭,不等大人吩咐,已抄起板凳向场部跑去,有时候单薄的肩膀上还扛着一两个大板凳,那是给大人占位置的工具。放好了板凳,占好了位置,就开始围着放映员转,看看这摸摸那,对放电影的家什好奇而喜欢。有时候为了凑近一些,几个孩子推推搡搡,惹燥了放映员,他总是大声地呵斥“离远点,碰坏了机器,谁也别想看电影。”大家哄笑着,四散跑开,绕着场部大院疯跑着,追逐着,笑着闹着。

       人们陆续地从四面八方聚来,妇女们有的抱着孩子,有的拿着织毛衣的签子,趁着天还没完全黑还在忙着手里的活计,更多的人嗑着瓜子,与周围的人聊着家长里短,不时地传来哈哈大笑声。这时候,忽然喇叭里传来说话声“大家安静一下,大家安静一下。”“哎,爸爸。”“今天,我们给大家放映《苦菜花》”,爸爸那哄亮的陕西口音响起来了的时候,我表面装作毫不在意,实际上心里却很自豪,看着大家安静倾听的样子让我很受用。电影开始了,八一制片厂那经典的片头“红太阳”耀眼的光芒随着音乐不断地迸发,激荡着我幼小的心灵。

       令人扫兴的是,有时看着看着,忽然胶片断了,所有的人正随着影片人物的命运起伏,有那么两三秒,一片漆黑,一片寂静,有人忽然喊“怎么搞的?”“赶快放,赶快放。”放映员迅速地接好胶片,大家才迅速地安静下来。

       冬天,电影一般会转移到大礼堂里放映,礼堂四周生着炉子,人们不会受冻,也不用自带板凳了。但这时候不能像露天电影那样两面都能看,电影故事不吸引人的无聊时候就跑到后面边看边玩去了。而且到了礼堂里,不能放肆地疯跑玩耍,孩子好玩的天性像是受到抑制,因此礼堂里放电影对我们没有足够的吸引力,也没有多少深刻印象。唯一的一次记忆是放映《画皮》,我是坐爸爸的飞鸽牌自行车来看电影的,电影中女鬼剥皮的恐怖声音让我既想看又不敢看,指缝中偷偷地瞄上一眼,立刻魂飞魄散,将头深深地埋在爸爸的臂弯里,再也不敢抬眼张望。多年以后与恐怖画面同时印在心底的是爸爸那温暖的臂弯。不善表达情感的爸爸很少将对子女的关爱表现出来,这件事成了我的温暖记忆。

       后来,家里有了电视,电影看得少了,也忘了那年月的露天电影,忘了童年的那些故事。

       如今,广场文化活动火起来了,政府搭台为农民工放映纳凉的露天电影。路过玉皇阁的时候,我看到农民工们或站或蹲,安静而平和地看着电影,然而不知为什么我再也找不到当年的那种感觉。

       哦,那年那月......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