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米阳光的博客

既慕竹耿直品性,又羡其闹中取静,亦动亦静,亦庄亦谐。

 
 
 

日志

 
 

窗外的哈尔滨(改)  

2009-08-30 22:41:38|  分类: 散文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盼着去哈尔滨。下午5:50分,当飞机在梦寐以求的哈尔滨机场缓缓降落时,我的心便激动不已。透过机舱窗户,俯瞰着灯火中的夜色哈尔滨,我紧张而迫切地想亲近它。想不到窗外的哈尔滨,竟以其独特的魅力扑面而来。

循着灯光向窗外张望,只见路旁的灯光熠熠,树影绰绰,所有的外部景物已被黑暗吞食,模糊不清,似有些欲说还休。我的思绪随之被牵往关于东北关于哈尔滨的记忆和印象, 对哈尔滨最初的印象是多年前王刚的评书《夜幕下的哈尔滨》赋予的,总体感觉哈尔滨是冰雪的世界,而夜幕下的哈尔滨涌动着智慧和阴谋。其次想到的是少时邻居大妈“人”和“赢”咬舌音不分,然后想起东北的猪肉沌粉条,深山老林里的东北虎、美丽的雪山飞狐,还有那句精典的山林土匪的见面语“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以及日渐红透半边天的“东北二人转”和神往已久的“哈尔滨冰灯”......对于东三省、国家老工业基地,自己原本知之甚少,而对于吉林和哈尔滨在心里更是伯仲难分,都在中国东北角的鸡冠部吧,可怜的地理知识和人文知识让我对这个历史文化名城和冰雪城市产生了愧疚感。

从亚布力大冬会滑雪场归来,远山如黛。窗外大雪纷飞,雪花漫天飘舞,纷纷扬扬,氤氲出一个混沌的美丽世界。苍茫大地上原驰蜡像,山舞银蛇,勾勒出“窗含西岭千秋雪”的盛景。大冬会主赛场像一个安静娴淑的山姑,银装素裹,秀丽端庄。滑雪道像少女颈间的白色飘带,那起伏的山峰、静静的松林被挥毫泼墨成一幅淡雅的山水画。车内气温慢慢降低,车窗上开始有了水汽。窗外雪花渐渐地稀落了,不时有雪花扑打在车窗上,瞬间就融化了。乌云像一块巨大的灰色幕布被扯开了似的,一片片,一堆堆,千奇百怪,千姿百态,并不断抒写着“合久必分,分久心合的天下大势”。转瞬间,乌云又合并为一张灰色的大幕。天空中突然又有了生气和亮色,太阳像个顽皮的孩子在捉迷藏似的,偷偷探出了头,倾刻间阳光明媚,似为雪花的舞台点亮一盏明灯,雪花在阳光下轻盈飘舞,亦真亦幻,奇妙无比。窗外的哈尔滨(改) - 雪痕2007 - 一米阳光的博客窗外的哈尔滨(改) - 雪痕2007 - 一米阳光的博客

窗外的哈尔滨(改) - 雪痕2007 - 一米阳光的博客

在虎林园,一只虎与一只鸟四目相对的画面引来满车人的惊呼。车窗外悠闲遛达的是体格强健的东北虎。它们虎视眈眈地盯着武装到牙齿的投食车,迅猛快速地抢夺尚不知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这一人间最朴素道理的家禽们,然后大摇大摆地走向自己的领地。由于各种原因,人类没有放虎归山。此刻,虎在车外,自由地奔跑,但实际上被限制了自由;我们囚在车内,被限制了自由却拥有了安全感。安全与自由,矛盾统一的姐妹,囚与放,为的还是人与自然,人与动物的和谐共处。

窗外哈尔滨,馈赠于我的是一幅多彩的画卷。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